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细览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队伍建设

阳春苦菜

来源:   发布时间: 2017年03月22日

  看到上桌的苦菜,恍然觉察童年的记忆其实是充溢着淡淡的苦菜味的,小时候老人们为了劝娃娃吃苦菜,常唬到,能吃苦菜就能吃苦,长大了才会有出息,时至今日仍不忘那些年皱着眉头嚼苦菜所尝到的苦味。

  总是比迎春花还敏感地感知春天的气息,在最后一场雪还没化尽的时候,苦菜就在枯叶下以最细微的声响破土而出,枯叶接新芽,不管多细微,总还是带来了春的希望。那么不起眼,那么弱小,就这样在风中摇曳着。午后的阳光将挖野菜者的身影缩得只剩小小的一团,用铲子细心地将刚发芽的苦菜连根挖出,然后任它在空中划过一道优雅的弧线投入筐中,这个晚上的餐饭必有苦菜加盟。

  当夏天踩着春天的尾巴到来的时候,苦菜在食客眼中只能用一个形容词来描述:肥美。叶片抽长,舒展开来,放眼望去竟是一片,好不喜人。有热心生活者发现了它的另一妙用,将它晒干后用平底锅烘烤,待香味溢出便可泡水喝。阳光暖暖的时候,倒上一杯苦菜茶,轻抿两口,翻两页喜欢的书何尝不是一种享受。

  当蝉鸣渐渐消失的时候,苦菜开花了变老了,开着不显眼的黄色的白色的小花,坡上撞色了的野花不小心成了它最好的掩护,于是苦菜就这样心安理得藏在坡地中恣意生长着,在风中优雅地老去。大雁南飞的时候,它也有兴致学一回蒲公英,种子上白色冠毛结成绒球,待风吹至四海蕴蓄新生。

  就是这样一种不起眼的绿色植物,隐匿于山间水畔,高山低谷,多情的烟雨江南有它一隅,华北的丘陵沟壑也有它生存的空间,高原干旱之地它也照样潇洒地生长着,不管是肥沃的土壤还是贫瘠的山岩,总会看到它的身影,朵朵金黄也在经历了一场又一场风雨的洗礼后也华丽蜕变成自由行走的花。

  我也曾试着从苦菜的身上去参透它折射的人情事理,无奈我太过浅薄,参不透它的飞羽轮回。蒲公英的花语是无法停留的爱,哀婉又凄美。我不晓得作为盗版蒲公英的苦菜花有没有花语,如果有,我希望是不能停止的爱,每一次的盛开都承载着下一次的轮回,每一次的轮回都寄托着新一次生的希望。有人在听画檐丝雨,在青茗中熨烫烟雨江南;有人在唱大漠孤谣,在黄昏中勾勒黄沙狼烟;有人在荒山歌唱,让山峦霞霭去分享他的孤独;有人穷极一生去打探梅兰莲荷的消息,痴迷浮动于黄昏的疏影暗香,却无人记起脚边矮小的苦菜花。

  不晓得春风何时染绿了北国,燕子徘徊在日暮水畔,交叠在天光云影间,再看裂缝中的苦菜,默默舒展枝叶,承接新生!(巩传鑫)

关闭
版权所有:昌乐县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宝通街与大沂路交叉口东南昌乐县武装部院内 电话0536-6221691 邮编:26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