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细览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队伍建设

穷途末路

来源:   发布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天气,霾,能见度100米,天地一片混沌。今年已是第三次出现这鬼天气了,自盘古开天地,头一遭。有戏言:人与人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在霾这头、你在50米的霾那头。

  武大打开中国法院网,习惯性地浏览执行网页,看看自己作为“老赖”的排名座次,叹了口气,心里却恶狠狠地想:傻逼,我就是不还钱,能奈老子何?

  武大在外地一个乡下隐姓埋名躲债,都三年了。自己借的那些钱也快花销完了,以后可怎么办?三年来,没敢坐过火车,没敢坐过飞机,没敢住过酒店。家中父母年纪大了,很想念他们,尤其是过年的时候,听噼噼啪啪鞭炮声响,如炸心裂肺。可是,欠下的债没有还,又怎敢回家呢?在人生地不熟的这个小山村里,虽说骗了村长阿山的姑娘阿朵做相好,多少行动方便些,但提心吊胆永远是生活新常态。想想过去的花天酒地,这怎么是人过的日子!

  曾经的“牛”老板

  武大通过相好阿朵的父亲阿山租来阿朵村里的三间草房暂住。武大躺在一张乱晃的木头床上,想想过去,看看现在,懊恼之极。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就进入了梦乡。看他嘴角流出的哈喇子,就知道他梦中很舒服,很愉快,而且,可能想到了什么好吃好喝、想到了宝马车、靓丽女…

  武大的梦,说梦又非梦,因为其实就是他过去的日子。当年,他在家乡当地那个小城很风光。与他人合伙开的公司、酒店、美术馆,他都是法定代表人。平日里,司机开着宝马车,带着漂亮的女秘书,这里那里的很是风光。他自己也有点膨胀,反正花的不是自己的钱,出手狠阔绰,吃饭一定要大酒店,住宿一定要总统套房,必有一女秘陪睡。虽然高中没毕业,但酒桌上讲话都整两句“外文”,什么“米西米西”,什么“zankeiyou”。因此,圈内得了个雅号:“牛”老板。老板有钱就牛气,就任性,人家有钱嘛!

  圣经上有一句名言:“Joy may end in grief.快乐至极,就生愁苦。”因为武大太疯狂,其他合伙人害怕了,纷纷与他结束合伙。于是,酒店换了别人经营,美术馆成了人家的展览地。自己的铁架子公司本来就不大,由于建筑行业的萧条,租他脚手架的几乎没有了,进钱的项目越来越少。武大眼见无法满足他过去的逍遥消费,便非法成立小贷公司,通过宣传加忽悠,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开始时,给付存款人利息高,而且很及时,好多的人觉得他讲信用,有的公司也将款存入他的小贷公司。武大利用他的忽悠本领,吸引了大批的“投资者”,纷纷给他“存款”。他开的小贷公司生意一度很火爆,雇了好几个人站门头,按照拉存款额度,抽出提成,工资很高。吸收的存款越来越多,支付的利息也越来越多。其实,他的初衷不是好好经营公司,只是拆了东墙补西墙,今天拉东家的“存款”,用拉东家的存款还西家的利息或者部分到期“存款”,用拉来的存款请客送礼,做广告,招摇过市,大肆挥霍。纸里包不住火,终于有一天,有些敏感的债主纷纷讨要欠款。有的起诉到法院。武大对法院的措施太清楚了,顶多拘留几次,家中无物也没有好办法执行他,所以他对法院的态度只有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就是一句话“没钱”,反正又不能对他怎么样。这种无赖样,法院一时还真的无法对他怎么样。法院拘留他两次后,终结了部分案件的执行。可是,有的干脆不通过法院,通过所谓的“黑社会”,找几个“熊孩子”讨要欠款。这一招,可把武大吓坏了,换了手机号,赶紧跑到周边县城躲债。后来,小贷公司大批的“存款户”的“存款”也到期,他人找不到了,拉来的“存款”无法兑付,他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事情终于崩盘,引起了当地大批“存款户”上访,讨要欠款。这才引起了当地政府的关注,公安机关介入,以武大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初查。武大听得风声,吓出一身冷汗,远远地出逃,这一躲就是三年。

  假戏真做

  在武大最狂妄的时候,他妻子就动了心思。

  武大的妻子银莲生性好吃懒做,跟着武大骗吃骗喝二十几年,营生活计不会干不说,专会打扮与人聊天,整天打麻将泡酒店,专门结交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与银莲相好的地下“情人”不下三四个。丰庆、丁奎、蔡峰等好几个是常客。其中她和丰庆相好最猖狂,几乎达到了不背人的地步。丰庆过去在外地干过不小的干部,退下来后,回到家乡,利用他过去手中掌握的人力资源入股企业,与武大等人合伙开酒店、办美术馆等,很是有派,身边聚拢了好多臭味相投的人。银莲自知自己的身材容颜等条件不错,也像苍蝇围着丰庆转悠。丰庆自然“笑纳”。正好武大与丰庆等人合伙开酒店,银莲便当了酒店的前台经理,丰庆整天泡在酒店里喝茶打麻将,二人一拍即合,一对臭狗屎摞在了一起。武大也没有办法,丰庆势力比他大,他只能够忍气吞声,自忖反正自己也在外边胡搞,对这对狗男女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武大与其他合伙人分手后,银莲见武大没有钱花销了,便主动提出,与武大“假离婚”,理由是法院执行武大时便于藏匿、转移财产。武大虽然也怕银莲假戏真做,但觉得这个办法也能够保存一下实力,不至于财产全被债权人弄了去。于是,趁未被法院查封财产之机,二人到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协议离婚,武大把自己名下的所有财产转移到银莲名下。果然,一开始,法院只是执行武大,未对银莲动手。银莲见阴谋得逞,内心暗喜,便不管武大死活,继续与那些地下“情人”行媾和之事。可怜武大在外流浪三年,银莲在家风流快活三载。

  有一天,快活过后,丰庆问银莲,“武大在外躲债,你不想他吗?”

  银莲反问丰庆,“过去那些年,他风流快活,想我来吗?现在反正都已经是离婚的人了,何必管那些呢?”

  丰庆心里暗思忖,这个女人不一般,以后还要防着点。“你不想武大他可想你,你怎么脱得开?”

  银莲眉毛一挑:“当初在办离婚手续前,我就是哄着他办的手续,这真办下来了,我还怕他作甚?现如今,他还不知在哪里鬼混呢!”

  看看,一对鸟夫妻,一个无赖,一个无耻,都不是什么好鸟。俗话说得好:“乌龟配王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真是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鸟,一点也不假。武大骗了别人的钱财,骗了好多小姑娘,银莲骗了武大的财产,给武大戴上了一大叠绿帽子。武大鸡飞蛋打,丢了夫人又折兵。

  常言道:以恶报善的,祸患必不离他的家。媳妇跟人跑了还可以找,如果儿子没了,你上哪里去找补?

  武大行骗二能担保,家里起波澜

  武大的儿子二能是武大铁架子公司的经理,本来干得好好的,可是摊上了个“坑”儿的爹,真倒了八辈子霉运了。

  他爹给二能挖了不少“坑儿”。不说别的,单说他爹武大向县城知名人士郭向阳借款200万让他担保的事,就够他喝一壶的。

  郭先生挣的都是辛苦钱,本不想帮武大的忙。武大就找了亲戚刘三作介绍。

  郭先生这几年种了几个高科技蔬菜大棚,整天起早贪黑,辛苦经营,种出了无公害西瓜、奶莓、辣椒、西红柿,他负责技术和外联,他妻子负责大棚内部管理,雇佣了几个懂技术的年轻人,把大棚管理得有声有色。仅西瓜一项,一年净挣十几万,卖西瓜不用出大门,到时候就有人专门上门服务,包摘包销售,即省人工费,又省下外联费。几年下来,郭先生省吃俭用,攒下了一包包。

  刘三和郭先生是世交,少说也有二十年的交情了。从小时候起,他两家就是世交。刘三与郭先生是老乡,刘三家里过去是贩私盐的,而郭先生家里过去是查扣贩私盐的。说好听的,就是郭先生家过去对刘三一家有恩。交情从那时起就建立了。郭先生一家从来大度,大人从不计较小人过,认为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刘三可是不这么想,要知道,从古至今,买卖人家很算计。有恩与否,过眼烟云。不是熟人不好下手,这是刘三一家祖上的亏秤。庄户人家常说,有些人得道就使,不管其余。就是说,逮着机会就用,那管天管地,从不计较交情和良心。

  这次武大想骗郭先生的钱,深知郭先生肯定不上他的当。得知刘三跟郭先生的关系,就让刘三联系了郭先生。许诺事成之后给刘三丰厚的报酬。刘三见有利可图,便积极撺掇。刘三和武大说郭先生有钱,郭先生人老实,可以“借”。好像就是借钱可以不还的感觉。刘三与武大请了郭先生的客,让二能作陪并当担保人,郭先生醉中以月息一分的利息,借给武大200万。武大大笔一挥,只是打了根欠条而已。刘三呢?啥也没留下字据,就连个证明人也没有说明白,可怜郭先生就乖乖地把200万给了武大。郭先生这个当上的是一塌糊涂,丝毫没有察觉。

  武大设计骗款,让儿子二能担保,狼狈为奸,哼哈一气。武大与二能真父子,聪明里带着狡黠,一对好手,狡猾得如泥鳅,只要你上手,保证让你有来无回,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郭先生借给武大200万,那是瞒着妻子儿女。两年后,女儿准备结婚,要郭先生拿钱买房子。武大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抱头鼠窜,逃到外地乡下躲避起来,郭先生只好依法起诉武大父子偿还欠款。

  这下可苦了二能夫妻。郭先生雇了好些人来二能家里蹲守要账,睡在二能家里,整天吵吵嚷嚷,不得安宁。

  儿媳闹离婚,儿子寻短见

  家中起变故,二能这对小夫妻也开始闹腾。二人开始小打小闹,各揭对方的短处,述说着对方的不是,到后来,嘴对嘴吵还不算完事,动手厮打那是常事。二能的妻子唐翠华那可是一把好手,什么时候吃这么个屈?

  唐翠华人长得漂亮,细皮嫩肉,可她不是那种见异思迁、风流成性的交际花,不像她那个婆婆见色忘义,下贱无耻。她娘家是沂蒙山区的一个小山村,那里的人们淳朴善良,敦厚可爱。唐翠华大学毕业,专业是财会,本来见二能搞了这么份事业,自觉挺好,就嫁给了他。二人正儿八经也干了几年,稍有积累,就是没有个孩子。她做梦都想干出个人样,改变一下武家的形象,可是,没想到摊上这样的事。她埋怨丈夫不和她商量就给她公公当担保人,把自己的公司弄得人不人鬼不鬼。公司举步维艰不说,要账的人天天在家里不走,弄得家里鸡飞狗跳,如何生活?让谁受得了?唐翠华越想越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公公跑了,婆婆与公公离了婚,整天不着调,搂着几个情人胡闹腾。唐翠华越想越生气,恨不得找人打一架,恨不得拿刀杀了二能。

  二能变了,有时整天不着家,常常喝酒闹事。说实在的,让谁摊上这码子事,谁也不好受,可谁让你摊上那个混蛋的爹呢?腊月初八那天下午,唐翠华下班回家,心里本来就有气,一进门口,见二能躺在沙发上醉成一摊泥,叫又叫不醒,心里那个气不用说多大了,把手提包往沙发上一摔:“二能,你起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喝得这个熊样?”

  二能听唐翠华朝他喊,装作没有听见,翻了个身,把脊梁和腚留给了唐翠华,继续眯着眼装睡。见此状,唐翠华那个气啊,走上前来,用脚踢了一下二能。

  “滚起来,我让你装睡!”

  二能的腰被唐翠华踢了一下,疼痛难隐。“哎吆,疼杀我了!”

  见唐翠华火冒三丈站在自己跟前,揉了一下眼睛,装着很委屈,“你干什么?你要踢死我吗?不就是睡个觉嘛,干嘛发那么大的火?”

  唐翠华见他这个熊样,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了下来。

  “这个日子没法过了,你看这哪里还有个家样?你还好意思整天喝酒睡大觉!”说完就嗷嗷的大哭起来,声音大得真如天,泪水流得像小河哗哗淌。这些日子的委屈一下子发泄了出来。“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和你离婚!”

  二能见唐翠华动了真格的,心里也来了气。

  “离婚?离就离,一个人过更好,又不是没有一个人过过。谁怕谁啊!”说完把手里的抱枕扔在了地上。

  唐翠华本来想闹哄他一下,让他振作起来,见他也来了脾气,唐翠华闹得更凶了。“好,离,现在就离。”上来就抓挠二能。可怜二能没有防着唐翠华来这一手,憔悴的脸上霎时多了几道血印子。

  二能也火了,上前把唐翠华一推一个趔趄,拳拳打在了唐翠华的胸膛上。“我让你撒泼,你还属猴的会抓挠人来!”“你再胡闹,我打死你!”

  唐翠华从小没有挨过打,从小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委屈,这还了得。“你还敢打我?我不活了!”说着继续拿东西打二能。二能吓得屁滚尿流,赶紧往外跑。跑到门口,一不小心被绊了一下,跌倒在门口,顺着楼梯滚了下来。可怜这个二能二百来斤的体重,滚楼梯该有多么难受啊!等滚停下来,二能浑身是土,鼻青脸肿,一瘸一拐。二能害怕了,没敢停下来,赶紧朝楼下继续跑。这真像是惊险故事片的拍摄现场,既惊险又刺激,又真实又好看。

  唐翠华见二能仓皇逃窜,气也没有消多少,只是不哭了。摸起电话,打给了武大的聘用律师李万能。“李律师,你在哪儿,我要见你。”

  李万能号称打官司打遍天下无敌手,弄了个热线,开了个服务所,雇佣了一帮小弟兄,专门搞所谓的法律服务,反正是一半子忽悠人。凡是被忽悠来的人,进门先交50元的咨询费,外界传言“忽悠费”。李万能本姓李,名芳芳,少妇,略有姿色,长发飘逸,苹果脸,薄嘴唇,高颧骨,说话不犯愁,闭着眼什么话也敢啦。只要让她上手,一般人都让她忽悠个差不离。因为她包打官司,当然这是外界传言,也可能是坊间评价,说她和公安局的某某局长相好,传言她和检察院的某个领导是姐妹,更好笑的是说法院80%的同事是她哥们。外人不了解情况,要听说这些,还不对她刮目相看,崇拜有加,顶礼膜拜了。还别说,她还就是刚能,打官司不出庭,专门雇了些出庭的律师给她跑腿,她在后面递眼色当后勤。

  经过十年的忽悠积累,李芳芳得了个外号叫“万能”。真名字大多数人不知道,只要你一说“李万能”,街上没有不知道的。只要你打听她的办公地点,一般都会说,“你顺着这条路,一直走,走到头,拐三弯,见一排破楼房,挂着小红旗的那间房子就是。”

  李万能接到唐翠华电话,先好生安慰了一下唐翠华。“离婚?真的吗?二能打你来?他还这么熊?”李万能仿佛打了鸡血,见来了买卖,心里很高兴。“离婚,这是小菜,只要你想离,保证没问题。”你看看,这是什么主?刚怕人家不离,还打包票,给人家吃定神丸子。“这样吧,大妹子,我在所里等你,你过来吧,你过来后我给你写诉状,办理代理手续,好吗?”

  唐翠华定了定神,不假思索,就一口答应,一会就到李万能的服务所。

  唐翠华到了李万能的服务所,先哭诉了一会,然后两姊妹就商量着离婚的事。唐翠华交了50元的“忽悠费”、2000元的代理费后,李万能安排一个叫翠翠的法律工作者写诉状。翠翠小姑娘专职写离婚诉状,擅长打离婚官司。唐翠华诉说着天大的委屈,李万能在旁边添油加醋,一份诉状很快就写好了。翠翠告诉唐翠华,明天就去法院立上案,先行调解离婚。唐翠华狐疑但见翠翠这么肯定答复,便悻悻地回了家。家里空无一人,心里那个难受劲,如抽了筋扒了皮,痛并苦着。

  果然,立案后的第二天,也就是腊月初十,法院传来二能,先行诉调对接。先对他夫妻的离婚诉讼进行调解,看有无和好的可能,如果调解成功,就裁定调不离,如果调解不成功,而二人又愿意离婚,就裁定调离。如果调解不成功,就立案审理。

  也不知道是天意,还是这对冤家最终有这么一“煞”无法破解,二人竟然都同意离婚。没办法,达成协议,领了裁定书,二人无精打采各自回了家。按照协议,女方唐翠华住在现在的房子里,二能住在法院查封的那套房子里。二人也不闹了,仿佛有了短暂的平静。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有福的天生有福,有过的躲不过祸。腊月二十三日晚上,当人们正在过小年的时候,唐翠华听到一个惊魂消息:二能上吊自杀了。警察到场勘验现场,得出的结论是自杀。“天哪,这怎么可能?这是我认识的二能吗?不该啊?他怎么能够自杀?他虽然性情有点孤僻,也不至于自杀啊?”唐翠华自言自语,嘟哝着。

  可怜的二能,到死也没有见到那该死的叫武大的爹,没有见到那风流的叫银莲的娘,没有见到那不该离婚的妻子唐翠华。

  等唐翠华赶到现场的时候,二能已经被殡仪馆的车拉走了,周围围观的人们纷纷感到惋惜。“可怜的孩子,不该走这条路啊,你爹是你爹的事,你怎么就想不开呢?”也有的人议论,诉说着武大的不是。“这就是报应,老子骗了人家那么多的钱,自己吃香的喝辣的,到头来一跑了之,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跑能够跑出好事来吗?我看这事不值得同情!”“他一家不让人家好过,他自己肯定也不好过。活该!”

  唐翠华用围巾包着头,刚怕旁人发现她。见二能已经被拉到殡仪馆,死因也大白,心中五味杂陈,就像做了一场恶梦。可是现场怎么没有见婆婆呢?

  祸不单行

  有道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指幸运事不会连续到来,祸事却会接踵而至。 其实,福未必不会双至,只是几率小而已,人一旦遇到一件福的事情后,人的心理预期就会更高,对福的要求就更高了,你也就很难感到另一件差不多的福事给你带来幸福的感觉了。而祸也未必不是单行,只是一旦灾祸来临,人的情绪容易恍惚不安,对祸的感受就更加的敏感,更容易引起别的连锁的灾难,甚至平常觉得不是什么祸的事你也会感觉是祸了。这句古训是要提醒人们,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辩证的看待问题,保持一颗平常心对待生活中的福与祸。

  二能自杀的消息,很快就传到她那放荡的母亲银莲那里。虽然,银莲与武大离了婚,可儿子是自己的。当那银莲听了二能自杀的消息时,心里犹如刀割一般:“儿子,是娘害了你啊!”

  好端端的一个儿子,让这对狗男女害了。武大与银莲的所作所为,还有那个儿子愿意看到,还有那个儿子愿意做他们的儿子?

  银莲刚刚结束与丰庆的亲热,头还没有梳,脸还没有洗。听到服务员小青匆匆敲门告诉她二能自杀的消息后,她便慌慌张张地出门,开车往二能家里赶。

  慌不择路,注意不集中,结果肯定糟糕。开车不让打电话,打电话更容易分散注意力。本就紧张和悲痛的银莲,打电话叫丰庆也去,自己在出了酒店门没有二百米的路口拐弯时,与一辆疾驰而来的无牌照建筑工地拉土的装卸车相撞,可怜的银莲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自己的那辆轿车就被撞飞了出去。银莲命是保住了,可伤得不轻。随后赶来的丰庆赶紧报警,120救护车“呜呜”赶来,把银莲送去医院抢救。交警也来了,勘验现场,疏散围观的人群,随后拖走肇事车辆。银莲的那辆奥迪A6被撞了个稀巴烂。

  这起事故发生的可真不是时候。银莲的儿子刚刚自杀,还没有入土,银莲又摊上这么个事,你说倒霉不倒霉?本不值得可怜的银莲到了这个地步,不可怜也不行了。可是,谁来可怜她呢?唯一的儿子死了,儿媳妇离了婚,丈夫武大在外躲债近三年了,死不见人活不见尸,谁能够来医院护理她呢?人在好时候,谁也看得见,人在难时候都会躲得远远的。那些个情人,早就不知到哪里去了,这时候他们更不敢出面了,生怕自己的老婆儿知道和银莲有一腿,别看平时打情骂俏挺厉害,真到了时候,哼,鬼才知道他们的心思呢!你想想,丰庆在银莲出事前还与她风流快活,可银莲出事后,也躲了起来。

  对于武大一家来说,真是塌了天。但凡是知道她们母子故事的人,却少有同情的。除了她们自己家里人哭天喊地的,没有多少人帮忙。银莲的娘家人不少,在当地也算是大户人家。除了银莲姊妹三个,上面还有四个大哥,银莲最小。银莲从小就是个惯孩子性情,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若不,她会风流成性?不管不顾?银莲出事后,她的那些姐姐、哥哥轮流来陪床照顾她,防止她也想不开,一不小心自杀,那可就麻烦了。谁知银莲的心大着呢,她才不会自杀呢!这是后话,此处不多表述。

  武大的家里兄弟三个,武二是个杀猪的,搞了个屠宰铺,小买卖也不算小,武三是个卖烧饼的,四乡里的烧饼买卖都是他的,他们兄弟三人都是买卖人。武大最有本事,可武大的下场最惨。人家武二和武三小心做事,专心做买卖,不好高骛远,小本生意,赚不这大钱,也赊不了大本,买卖风平浪静,一家人和和美美,生活幸福。可武大心气高,作为老大,一心想挣大钱,想着改变武家的社会地位。出事后逃逸在外,老婆孩子一死一伤,都无法照顾,全靠武二、武三了。

  武二、武三兄弟两人张罗着先把二能火化后找块坟地安葬了事,二能无后,丧事好办多了。入土为安嘛。二能两眼一闭一了百了,担保人的资格刹那间丧失。不丧失又如何呢?反正没钱还债,好歹以死谢罪,算是还了债权人的债了。你说说,摊上这么个担保人,诸位债权人,你不是瞎了眼吗?二能死了,你上哪里找保证啊!投资有风险,两眼要雪亮,人心隔肚皮,千万别好坏不分啊!

  银莲住院后,一个月没有醒过来。她的兄弟姊妹那个着急,轮着陪护说不出的那个累。可是,诉苦朝谁诉呢?谁叫摊上这么个主呢?大姐香莲在家里最大,说话也管用,对照顾银莲给各位兄弟姊妹排了班次,有时自己找替补,谁也不能耽搁。银莲伤得不轻,断了九根肋骨,肝破裂、脾破裂,骨盆粉碎性骨折,会阴处撕裂,两根腿成了四骨节,头部骨折,面部擦伤。你说说,这么些伤,按说还有救吗?你说怪不怪,这个人就是命大。经过抢救,一个月后,她竟然醒过来了!

  银莲醒来后,第一句话就是“儿子怎么样了?”在场的香莲眼里噙着泪水,本想不告诉她,但还是隐不住,“二能走了,走得很安详。”

  银莲听到这句话,没有说话,只是头朝一边一歪,眼里的泪水如潮涌一般,哗哗地流了出来,打湿了枕头。香莲听到一声低沉的声音,“儿啊!”就没有听到下文。银莲知道,儿子二能已经没了,哭又有什么用。只是心里很苦,又无法表达的那么淋漓尽致。现如今,就是想表达地淋漓尽致又如何表达地出来呢?刚刚醒过来,动还不会动,难受着吧。

  一场奇怪的火灾

  半年后,银莲能够坐着轮椅出来活动了。虽然腿脚不利索,可是脑袋还是那个聪明劲儿。她得继续活下去,而且要活得更精彩。原先姊妹大姐怕她想不开自杀,纯属多顾及,你想银莲从小娇生惯养,不怕天不怕地的人,这点挫折会难道她?她的心大着呢!若不她和武大离婚时,会那么有心计?再说,她那风流成性的劲头,趁年轻还想多快活几年呢!

  没有多久,她就又出现在那酒店里,而且还相当活跃。整天找人来打麻将、打够级,玩到尽兴处还请客吃饭。完全不像一个下肢瘫痪的人。那些所谓的情人又来了,打情骂俏的事又开始了。丰庆又成了她的好人,丰庆竟然不嫌银莲瘫痪,不嫌银莲会阴处撕裂过,这对狗男女又上了床,做起了鸳鸯,当起了露水夫妻。店里店外的人,当面夸她坚强能干是个女强人,背地里都耻笑她不要脸。而银莲呢,好像听不出好坏话,舔着个脸不嫌害臊,总是微笑着,好像心里很舒服。

  社会上这样的人还真少,也就是武大能够摊上这样的人。前面说了,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鸟。也只有武大丧尽天良才养出银莲这么样的“好”女人来。

  本来上天给了银莲一次改过自信的机会,可是,银莲好了伤疤忘了疼。伤愈出院后,银莲本该好好反省自己,本分持家,等武大回来做个了断,毕竟当时二人约定假离婚。可她耐不住寂寞,非要做出出格的事来,与丰庆等人不知廉耻的在一起胡搞,不能说伤天害理,可也差不离。

  常言道: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人在做,天在看。你做尽了坏事,你就会受到惩罚。丰庆的酒店本来很红火,可自从银莲伤愈后,丰庆无心经营,二人整天打麻将玩扑克牌,净结交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弄得酒店里乌烟瘴气,不干不净,勾心斗角,酒后打架算小事。银莲伤愈快10个月的一天,银莲又和丰庆玩了一上午,赌博使诈,联手挣了十万块,中午喝酒祝贺,高兴之余又颠倒鸳鸯,风流快活一番。正当二人楼在被窝里睡熟做梦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大火惊醒。丰庆中午酒大了点,又风流快活累了点,毕竟也是上了岁数的人了,睡得沉了。银莲酒喝得少,被烟呛醒,赶紧推丰庆起来。丰庆慌里慌张爬起来,外衣来不及穿,只穿个裤衩就往外跑,浑然不管残废的银莲。银莲朝着丰庆大喊:“带上我,别丢下我!”丰庆哪里顾得上银莲,见门关得严,赶紧开窗户,一股浓烟顺着窗户冒出,于迷糊慌张中纵身跳下。可他忘了这是三楼啊!只听“扑通哎吆”一声便没了声息,丰庆跌晕了!那可怜的银莲,下肢瘫痪,被烟呛得喘不过气来,见丰庆自顾自逃跑,情急中跌下床来,赶紧爬着敲门,可是烟大火大,外边的人哪里听得见。一股大火过来,吞噬了银莲,变成了一个火炭球。丰庆跌得脾破裂、颅脑骨折、严重脑震荡,多亏抢救及时,保住了性命,但成了植物人。一对奸夫淫妇,落得如此下场。

  等待消防队员把火扑灭,整个酒店烧了个一大半,损失惨重,死2人,伤无数。由于现场被破坏,案发原因无法查明。

  武大啊武大,你可知道你做下的孽了吗?

  武大归案

  狐狸再狡猾也都不过好猎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武大还在外地做着躲债不还的美梦呢。

  公安机关经过详密的侦查查明,武大在某工商局注册成立“昌融投资有限公司”并担任公司法人代表,在没有取得相关部门核发许可证的情况下,通过设立资金池,设计多种理财产品等方式,以借款期限6至12个月并许以12%—18%的年化收益,面向社会不特定对象非法吸收公众存款1000万余元,涉及存款人员2000余人,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转到某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对公账户和武大提供的个人账号后转出,用于支付客户本息及武大对外投资使用。

  当地县委政法委成立专门的工作组,协调处理因武大造成的社会不安因素和群众上访闹事,公安局已经查明武大已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其他犯罪事实,发出通缉令,缉拿武大。

  大网已经拉开,专等武大归案,接受人民的审判。武大在外躲债逍遥的日子到头了!

  公元二0一六年年末,武大和相好阿朵正在他躲债的那个乡里的大集上转悠,准备弄点年货对付过年。他还挺讲究,买了十斤斤猪肉、两只肉食鸡、六条饼干、芹菜萝卜等蔬菜,还买了几只鞭炮,买的还挺全活,看来是好好的过个年了。他还给阿朵买了新衣服、新皮鞋。看阿多兴高采烈的样子,就知道她很满足,对这个武大很满意。

  阿朵是个单纯的姑娘,跟着武大过日子已经快两年了。武大来她们村里时,因武大当时“很有钱”,出手也阔绰,让这个村长阿山很喜欢。武大在这里很快站住脚,承包了村里的几亩田,种上了大棚,种上了西瓜,第一年就翻了本。武大隐姓埋名,本就是农民出身,种大棚非常顺手,这样他瞒过了好多人的眼睛。本来他就是骗人的好手!只可惜了阿朵姑娘。

  公安局经过仔细侦察,排查摸底,终于发现武大躲藏的地方,便和当地公安局联系,悄悄来到了武大的躲债的临时家里。当地公安局的人告诉村长阿山武大涉嫌犯罪时,阿山顿时跺脚后悔莫及,“我上了这个坏人的当了!”阿山按照公安干警的意思,悄悄地开了武大的家门,让公安人员躲在里面,以逸待劳,抓获武大。

  武大和阿朵带着买来的年货,兴高采烈地回转家门。他哪里知道,在家里等他的是他的老乡们,老家来的公安干警一行四人正在他家里守株待兔呢!

  武大开门进入家里,见有人在,还是公安局的人,顿时傻了眼。一腚蹲在地上,瘫了。阿朵吓得哭起来,被阿山村长拉开,劝说一番,阿朵才止住了哭泣。公安人员说明了来意,拿出拘留证,当着众人的面宣读,“武大,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现在决定对你拘留,你签下字!”武大哪里敢出声,乖乖地签字,伸出手让公安人员给戴上铐子,头顿时耷拉下来。

  武大被公安局的人带走的消息,顿时传遍了这个民风淳朴的小山村,大部分的村民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等村长给她们说明情况后,她们才认了真。人们纷纷懊恼,觉得上了武大的当。

  “原来,武大是犯罪分子啊,我们怎么没有发现啊!”

  “这些年和他轧邻居,他还挺和善,他原是披着人皮的狼啊!”

  “这个武大犯了什么罪啊?这些年怎么都没有暴露呢?”

  “太可怕了,多亏和他来往不多,否则,肯定上大当了!”

  群众纷纷议论着,警车转着忽闪忽闪的警灯,“呜呜”的带着武大离开了这个让他躲了几年的村庄。

  罪者必罚

  只要不法或者犯罪,必定有不同程度的惩罚。只要你敢犯,法网恢恢,你定逃不脱。

  当今社会,是一个五花八门的社会。犯罪的手法让人着迷。比如形形色色的金融传销,诸如“假20世纪福克斯”、“ABCD财富网”,承诺高收益,引诱投资。这种吸收资金的行为名目常见的有“××金融互助平台”、“××金融互助理财”等;这种行为隐蔽性强,投资款往往通过个人银行账户网银转账或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流转。

  诸如此类的犯罪手法,让人们已经无法识别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可是,大多数人的思想意识里“逐利”很多,喜欢赚小便宜的人很容易上当受骗。其实,骗术再高超,你只要掌握两点足矣:首先,天上不会掉馅饼,当别人把事业或者回报描述得天花乱坠的时候就应该警惕;其次,无论传销的形式如何变化发展,其实质仍是以购买份额作为缴纳入门费,发展下线人员、拉人头组成层级,以下线人员“业绩”作为获利依据。如果让你交入门费、拉人头、业绩计酬等,就有可能涉嫌传销。

  但是,大多数人往往在糊里糊涂中跟风受骗了,等觉醒过来,发现已经晚了,懊悔不及。骗术高明吗?非也,逐利蒙骗了自己罢了。

  武大的所作所为,正是抓住了人们的这种逐利心里,利用虚假的“抛小利”引诱更多“大利”的手法,慢慢的吸引人们上当受骗。武大的所为,如传销类似。许以高息利诱,先给予部分利息做诱饵,宣传造势,诱使大多数人上钩。其实,武大心里应该清楚,他的这种做法应该没有前途。只要资金链一断,大厦霎时倾倒。

  开庭审判武大那一天,好多的受害人拥堵在法院大门外,打着横幅,上面写着“严惩骗子武大!”、“严惩武大,追讨欠款”之类。场面很壮观,可也很好笑。骗人者受到审判,被骗者摇旗呐喊,呐喊又有什么用呢?钱可能要不回来了。

  法庭上,公诉人义正言辞,铿锵有力的公诉意见,让人听了服气:“武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严重扰乱了金融秩序,其行为已构成犯罪,希望法庭对武大予以严惩。因为,他的行为具有‘四性’ (1)行为的实质非法性。融资类型是必须经有关部门批准才能够实施的,则以“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为前提,他成立的融资公司未经当地“金融办”批准。 (2)公开性。他组织了推介会、传单、手机短信、口口相传等途径向社会公开宣传,让当地社会公众知道他高利吸收存款,有利可图。(3)犯罪对象的不特定性。他们向社会不特定对象“自然人、单位”即社会公众筹集资金。(4)还本付息的承诺。即行为人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等方式还本付息或者给付高额回报。武大的行为具备了这‘四性’,而且非法吸收的公众存款数额之大,涉及人员之广,吸收的存款大多让他挥霍殆尽,具有极大的社会危害性。”

  是啊,武大害人害己,非常可恶。他的行为,在当地引起了极大反响,严重地扰乱了金融秩序,给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社会治安和稳定带来了极大危害。

  多行不义必自毙。武大受到了人民的审判,受到了法律的制裁,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金融诈骗罪、诈骗罪等,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尾声

  二能死后,唐翠华远嫁他乡,嫁给了一个珠宝商人。这个商人也是二婚,二人婚后相当恩爱,结婚不到一年,就生了一对龙凤胎。唐翠华相夫教子,知书达理,贤淑可人,小日子过得挺滋润。本来就是一块好地,二能就是无能,就是种不出好庄稼来。这难道也是上天对武家的报应?

  武大的故事,被编排并拍成了电影故事《落花流水》,对武大一家人的所作所为进行了鞭挞。这部电影故事播出后,引发了好些人的关注。专家评论:武大一家人受到了道德和法律的制裁与谴责,死的死,伤的伤,判刑的判刑,他们都有“很好的归宿”。可是,他们留给社会的确是无尽的悲伤和千疮百孔的荒凉,当然有的人罪有应得的,有的人不值得同情,也许,我们在追逐文明的过程中有此一劫,可是,代价是否大了一些?

  20年后,武大刑满释放,回到了破败的家里。家里的兄弟姐妹也没有给他好脸色,大家都不理他。他自己也觉得对不起家人,羞愧难当。整天不吃不喝,蓬头垢面,闭门思过,没出一月,他人竟然疯了!真疯假疯,没人说得清。又过了几年,武大,竟然从当地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不知是死是活…(凯文)

关闭
版权所有:昌乐县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宝通街与大沂路交叉口东南昌乐县武装部院内 电话0536-6221691 邮编:26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