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细览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队伍建设

回门

来源:   发布时间: 2017年02月06日

  (一)媳妇失踪

  海燕接到一个电话,心里有了心事,魂不守舍的。

  终于挨到了回门的日子。一大早她就迫不及待的催着新任的老公大海回娘家。

  大海嘴里咕哝着,“急什么,还不得准备一下礼物?总不能空手去丈母良家吧?”

  海燕不耐烦,“带什么带,我家里不缺你什么东西,反正是个形式。”

  其实,海燕早已打扮的花枝招展,全然不顾大海的感受,看样子,她的心思全不在大海身上。大海再怎么打扮也是土老帽一个,典型的老实人一个。看今天的兆头,大海也就是个陪衬。

  大海敦厚老实,舍得卖力气,一丁点花花肠子也没有。认识海燕没有半年,海燕就急着结婚,大海万分高兴,天上突然掉下个林妹妹,心思幸福来得太突然。于是,赶紧张罗结婚事宜,海燕啥也不管,对大海说怎么办也行,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速办婚礼。大海觉得天上掉下了馅饼,赶紧张罗着办婚礼,找了最好的司仪公司,请了七大姑八大姨等亲朋好友,择良辰吉日,与海燕举行了婚礼。

  其实,海燕这么急着结婚,瞒哄了老实的大海一件事。海燕在县城的一个练歌房工作,平时“男友”比较多。可是,这些“男友”没有一个是真心对她好的,把她当做开心的工具而已。她自己也知道,随着岁数的增长,再这么混下去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所以,她想急于摆脱这种生活状态。但总得找个借口。几个小姐妹也给她出主意想办法,最后终于决定,赶紧结婚。婚后就不会出来干这么个“营生”了。

  于是才找了大海这个“替身”。不管真心如否,只要按照初衷,与大海好好过日子,应当没有问题。可为啥接了个电话就心神不宁了呢?

  等大海夫妻赶到丈母娘家中时,已近晌午天。丈母娘一家等得望眼欲穿,终于盼到了女儿回娘家。中午吃饭时,丈母娘家的陪酒客刁武哥几个使劲的劝大海喝酒,大海“好虎架不住群狼多”,喝的晕晕乎乎,酩酊大醉了。丈母娘赶紧找女儿来侍候女婿休息,可那里还有女儿的影子了。女儿失踪了!

  女儿电话进入了屏蔽状态,玩起了失踪。这可怎么是好?看着醉倒在床上的女婿,丈母娘心里那个急啊,不知怎么形容了。女儿的所为,丈母娘虽然不是很清楚的知道,但略有耳闻,知女莫若母嘛!下一步关键是如何和老实巴交的女婿交代。

  等到了傍晚,女儿还没有信,女婿也没有醒。干脆就让女婿住一晚,等他醒了再说吧。

  第二天早上,女儿还没有联系上。女婿醒来,发现自己住在了丈母娘家,还不好意思,急忙找媳妇问问怎么回事,才知道媳妇不见了。赶忙问怎么回事,可谁又会告诉她怎么回事呢?难道丈母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吃罢早饭,大海悻悻地返回家来。自然少不了被父母双亲追问,媳妇怎么没有回来之类的事。沮丧的大海一脸的晦气,回家倒头就睡,把自己关在屋里一待就是两天。

  第三天,大海想想不行,赶紧去找媳妇,不找恐怕不行,赚埋怨不说,关键是到手的鸭子飞了不好吧。

  到丈母娘家追问,都说没见着。大海一改过去老实巴交的习惯,有脾气的撂下一句话“我媳妇是在娘家丢的,人找不着可不关我的事。另外,赶紧给我找回来,找不回来,就不要回我家了。”

  丈母娘家自知理亏,心里想,这个“死妮子”,你躲哪里去了?你开溜不会从你婆家开溜吗?现在可好,你婆家来要人,让我们怎么是好?

  大海满世界找媳妇,个把月过去了,找遍了县城的旮旮旯旯,只要是能找到的地方都找了,就是没有找着媳妇。这可急坏了大海。怎么回事呢?这是为什么呢?大海百思不得其解。得罪谁了吗?我这大半辈子老实巴交,跟人说话都脸红,哪里会得罪什么人呢?莫不是媳妇得罪什么人了?这社会难说,什么人也有,是不是让人绑票了?或者媳妇还另外有人?电视里经常播放的媳妇回门不见人的故事,难道会在我身上重演吗?大海不敢往下想了,越想越害怕。

  (二)一纸诉状

  一个月过去了,媳妇没有露面。可地里的活计不等人,不能因为媳妇耽搁了地里的活啊!苦命的大海心里想,先把地里的活计弄舒服了,抽空再找媳妇。反正媳妇是个大活人,能跑到哪里去?

  大海家里人口不多,就是加上父母才三口人,家中三亩良田,随便种点花生、地瓜、玉米、黄烟,换季轮流套作,父母年岁还不大,一家三口种这些地轻松愉快。大海再抽空进城打点工,挣点外快,生活没有耽搁啥。可自从海燕回门后不见人影,大海父母没有心思种田了。这可苦了大海。没办法,大海一个人辛苦耕田,早出晚归,终于把地里家里收拾得差不多了,只要再下一场及时雨,花生可就点上了。这点农活真不是什么事,大可不必担心干不完,可让大海放不下的心事“媳妇到底哪里去了”仍然挠头,自然农活儿干的慢了。所以,他一直在地里忙活着。

  一天,正在坡里劳作的大海看到一个送快递的来到跟前,正神思这人为啥跑这里来呢,送快递的就已经来到了跟前,递给他从法院来的快递。正在地里干农活的大海一听说法院,头都大了,蒙了。怎么回事?我又没有犯法。等接过邮政快递,打开一看,是法院来的媳妇的起诉状、法院的开庭传票、受理案件通知书、应诉通知书等,才知道是媳妇到法院把自己告了。仔细一读诉状,简直把大海气晕了。媳妇以“交往时间短、感情没有建立”为由起诉离婚,这不胡闹吗?

  这还有天理吗?这婚不是你急着结的吗?怎么又急着离婚,这不耍人吗?

  大海一跺脚,扔下农具就回了家。拿着诉状呈到母亲面前,母亲一听也气炸了肺,这还有公理吗?撵着儿子去岳母家讨个公道。

  岳母听后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嘴里嘟哝着,“死妮子,这是干啥?你这是发着哪门子的混!”“大海你先别着急,等找着海燕我扒他皮!”

  大海知道岳母可能也不知道海燕的所作所为,知趣的回了家门。心里想,等到法庭开庭的时候,再跟她计较计较。

  (三)原来如此

  大年五经头一遭,老实人成被告。大海起个大早,刻意打扮一下,早早来到法院门口等。是等开庭还是等海燕,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看时间快到了,远远看见海燕在一个寸头小子的陪同下来到法庭门口。

  大海起身上前迎海燕,“海燕,这是谁?”

  海燕怯怯的回答:“这是我同事小李。”

  “你同事小李?我怎们没有听说过。你给我说清楚。”海燕支支吾吾,看样子说不清楚,好像还带有很大委屈。

  大海见状心里急,“小李,你是干什么的?”

  寸头小李本不想搭理大海,而大海一再追问,寸头留下一句硬邦邦的话,“小子,少废话,我是她的男朋友,怎么着?”

  “小李,你是海燕男朋友,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你知道个啥?你就是一农夫。”寸头小李头也没抬,眼皮也没抬,根本没正眼看大海一眼,心里自然没把大海放在眼里,甚至是瞧不起大海。

  大海见来者不善,身高马大的,真打起来还真不是他的对手。好汉不吃眼前亏,自己也犯不着跟他闹过急。心里想,先开完庭再说,到时有你好看的。

  开庭时间到。安检后,大海与海燕直接来到第二法庭,按照指定位置坐好。大海怯生生的打量着法庭,心里想“这就是让人说理的地方”?今天在这里,我倒要看看,看看你海燕有什么理可说。心里一直发气,“哼,我被窝还没有搂热乎,你就跑了,有个屁理!”

  审判长大老张敲法槌宣布开庭,吓了大海一大跳。农村娃哪见过这阵势,莫名其妙,人生头一遭。大海赶紧把腰挺直坐好,听法官说到:“原告海燕,说一下你的诉讼请求、事实及理由。”

  “报告审判长,我的请求就是与被告大海离婚,理由吗…”海燕看看旁听席上的小李,又看看大海,好像为难的样子,“理由就是认识时间短,没感情。”说话没有底气。

  大老张又问大海,“大海,说一下你的意见。”

  大海眼睛一直盯着海燕看,走了神,听法官让他说话,忙不迭的说到,“是是是时间短,可我们有感情。结婚也是海燕催着结的婚。”“我不同意离婚!这算什么事,媳妇我还没有搂热乎,他就和我离婚,胡闹腾!”

  虽然几句话,虽然头次来法庭,可是,大海用质朴的语言,只言片语就把事情说明白了。其实,这事本来就简洁不难弄很明白。本来就是那么回事嘛。

  海燕感激地朝大海递了个眼色,意思是“谢谢了”,可大海没有弄明白啥意思,还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海燕自觉无趣的低下了头。

  大老张让海燕答辩。

  海燕说,“审判长,我有难言之隐,我申请本案不公开审理。”

  因为开庭前,当事人没有提出来不公开审理本案,大老张就作了公开审理。见原告海燕主动提出来,大老张当庭宣布本案转入不公开审理,并请旁听人员退出法庭。旁听人员陆续退出法庭,可寸头小李不愿意。

  “你们这样违法办案,我就不退出法庭!”寸头小李还气呼呼的,上来就拉海燕走,吓得海燕直往后躲。

  大老张见状,敲法槌制止,并让法警强行将寸头小李带出法庭。

  法庭审理继续。海燕见寸头李被带出法庭,似乎胆大了些,“审判长,我这婚不离了,请求撤诉。”

  一句话,弄了大家一个满头雾水。法官听糊涂了,大海更是听傻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心里想:“这是真的吗?她这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这是为什么呢?”大老张问,“刚才不是还要求离婚吗?怎么现在又决然不离婚?有什么问题?说出来大家听听。”大老张需要审查她撤诉的原因,才好决定是否准许她的请求。

  “你是否受到了被告人的恐吓?”

  “没有,大海对我很好。”

  “你请求撤诉是自愿的吗?”

  “是自愿的。”海燕坚定截铁的说。

  “那为什么还起诉离婚?”大老张打破砂锅问到底。

  “提出离婚是被迫的,我自己不愿意,可是又没有办法。”海燕为难的说着,心里肯定有难为。

  大海也劝她,“不离婚好,回家啊,我们好好过日子。”

  海艳见大海这么体贴还没有埋怨,便嘤嘤地哭了起来。声泪俱下的说,“审判长,你们替我做主啊!”

  “你放心,只要你说实话,我们就替你做主。”法官的义正言辞,给了海燕一个定心丸。

  “审判长,你注意到刚才闹腾的小李了吗?”海燕怯怯地说。

  “已经注意到了,这事难道与他有关系?”大老张一脸的疑惑。凭多年的办案经验,这里面肯定有隐情。“你大胆的说出来,保证让你心满意足。”

  海燕见不好再瞒着了,直接说明白就是了,若不堵在心里难受,自己的处境也不好解决。“审判长,我被小李他们控制了,这婚就是他么逼着我离的,本来想结婚摆脱他们的控制,可是仍然不行。”

  “你干什么被他们控制了?”大老张隐约感到这里面有大事情。

  “我在‘人间天使’练歌房干服务员,他们逼我当小姐。”海燕委屈的说着。“结婚前就已经开始了,想摆脱他们才尽快找到大海赶快结婚,可是,还没有回门就接到他们的恐吓电话,让我回门后赶紧回来,如果不回来,就去我家闹事,不但事情败露,而且让我丢人。这事又不好跟大海说,只好偷偷地离家躲到现在。”

  “那你就不会打个电话给我吗?”大海委屈的说着,“你知道家里人有多担心,有天大的事不是有我、有家里人吗?”

  “打电话根本不可能,他们随时有人跟着你,盯着你。离婚诉状也是他们找人写的,让我签上名字,一切都是他们操作的。”海燕伤心的哭起来。

  “别哭了,说说你干小姐的地方在哪里,有多少人在那里干小姐?”大老张感到事态严重,这么一个简单的离婚案带出来一个容留、强迫妇女卖淫的刑事案来,需要跟领导汇报后,让公安机关插手抓紧破案,解救这些被迫当小姐的人员。否则,海燕的处境好不到哪里去,这个离婚案非弄出个三长两短来不可。

  “‘人间天使’练歌房在西环路,门牌号码173号,里面有小姐五名,其中一名自愿,其余四人被迫。”

  “原告海燕,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大老张不放心的问海燕,这可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外边的寸头小李是其中的一员吗?”

  “小李是其中的一名主要成员,他一个人管好几个小姐。大胡子刘三等六人控制着其他三名小姐,加上他们的大哥大外号称‘道士’的几个人,他们总共十几人。”海燕一口气说完,气也顺了,心情开始放松起来。

  “你的撤诉申请经审查符合法律规定,合议庭同意你撤诉。”但是,闭庭后,你肯定走不脱,那你就先别走,在法院里等着,等公安局的人来了问明情况后,你再离开。”大老张主意打定,准备将本案的审理情况报告院领导,请领导定夺。同时吩咐法警小谭密切注意寸头李的情况,先行稳住他。

  一个简单的离婚案就这样审完,可是这事可没完。

  (四)果断出击,打掉淫窝

  院领导听了大老张汇报后,当即表扬了大老张的正义感,办案不只是办好案,而且还关注民生,表示一定给大老张请功。他当即拿起电话,拨给了公安局张局长,向他说明了情况。张局长立即吩咐治安大队全体干警火速集合,兵分两路,一路负责到法院抓捕寸头小李,解救海燕,一路到“人间天使”练歌房抓捕“道士”、“刘三”等一干犯罪嫌疑人,同时解救其他的小姐。

  来法院的一路公安干警在治安大队副队长刘涛的带领下,先行拿下寸头小李。寸头小李见事不好,才想拔腿跑,被法警小谭一个扫堂腿打倒在地,弄了个狗吃屎,到场的公安干警黎明扑上去压住寸头李,扭住寸头李的胳膊,反背着给他上了铐子,带走讯问。刘涛留下一名干警先行对海燕录了笔录,并对她进行了训诫,告诉她回家后好好与大海过日子,等候处理。

  另一路干警在治安教导员孙虎的带领下,直扑“人间天使”练歌房。孙虎指挥,其余二十几名特警队员如老虎捕食般,一拥而进,有规有矩,有条不紊,将“刘三”等一干打手抓获,解救出小红等三名小姐,抓获了卖淫女莹莹。可是,他们的大哥“道士”没有落网。据说,“道士”接了一个电话,披风大氅还没来得及穿就急匆匆往外走,前脚出门,接着公安干警就到了。他很幸运,可这事也蹊跷,到底他接了谁的电话?难道是他在公安局有内线?难道是公安局内线泄露抓捕行动计划?还是他侥幸逃脱?要相信随着案情的发展,一定会水落石出。

  经过审讯,“刘三”等对海燕等人采取威胁、殴打、利诱等手段强迫向他人卖淫近两年计200余人次的事实供认不讳,对容留莹莹向他人卖淫50余人次的事实亦供认不讳,而且,这些卖淫的过程还有视频记录、电话录音记录、账簿记录,被害人海燕等人陈述作证,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依法对“刘三”等十余名嫌疑人向检察院提起起诉意见书,检察院依法从快以强迫卖淫罪、容留他人卖淫罪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经过开庭审理,对“刘三”等人的犯罪事实进行了公开审理,认为公诉机关的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对“刘三”等人判处2年到15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等的刑事处罚。

  同时,公安机关对“道士”进行了通缉。“道士”在外逃亡三年后,在东北落网。经审讯,他除了对在“人间天使”练歌房的所犯罪行供认不讳外,还交代了在逃亡过程中,还在东北一夜店内为争风吃醋行凶杀死一人的犯罪事实,也经查证属实。多行不义必自毙,最终换来的必是人民的审判,法律的严惩。一颗子弹最终给了他生命的终结。

  这个罪恶的人,经过审讯,交代出了五十名企业老板、四十名个体户、二十名国家公务员、一百多名无业人员参与了嫖娼。这些人经过审问,供认不讳,均受到了党纪、政纪、行政处罚。

  这些罪恶的人,还交代出“内鬼”五名。这些内鬼除了参与嫖娼外,还充当他们的保护伞,月月抽红利,罪恶滔天。他们的恶性受到了人民的审判,最终被开除出公务员队伍,成了无业游民,得到了应有的处罚。

  在公开宣判“道士”死刑立即执行的那一天,大海和海燕夫妻二人,穿红戴绿,抱着自己两岁的儿子,来到了法院大审判庭,经过申请并得到允许,旁听了审判的过程。

  海燕眼里噙着泪花,哽咽地接受记者采访。

  “听了今天的审判,你有什么体会?”记着问海燕。

  “我觉得审判很公正,他们罪有应得。”海燕回答很干脆,看得出她很愉快,很解恨。

  “你为你的过去感到遗憾吗?”记者追问她。

  “我非常对不起我的过去,对不起我的家人,不该到那种地方找工作,这都是爱慕虚荣造成的。女人虚荣心强,容易犯这种错误,对我的教训是深刻的,今后我一定勤苦劳动,相夫教子,做个好女人!”海燕的回答记者很满意。

  记者还采访了大海。

  “大海,你娶了海燕后悔吗?”

  “不后悔,海燕漂亮且很能够吃苦,她也是被逼无奈,我已经原谅了她的过去,我看重的是她的未来。”大海真像个男子汉,句句落字有声。

  一桩离婚案,终于结案了。它让大海、海燕夫妇最终修成了正果。

       (五)补办回门宴

  婚礼回门宴是婚事的最后一项仪式,一般女家设宴款待,新女婿入席上座,由女族尊长陪饮。女亲家广设华宴,款待新婿,这就是回门宴。

  海燕自知对不起大海,便和父母商量补办回门宴,好好请请大海。大海一开始不情愿,虽说现在有了儿子,补办宴会会乱花钱,但是,海燕没有正儿八经的回门总不是什么好兆头。为了讨个喜庆和彩头,也同意补办回门宴,再走一回岳母家,陪海燕正式回一次门,补办回门的仪式,请亲戚,办酒席。

  大海选定好日子,就是“道士”伏法的第二天,请了主持司仪,搭了舞台,请了乐队、灯光、音响,大大方方的办起了回门宴。

  这天上午九点,回门宴正式开始。现场乐队伴奏,现场响起《献给爱丽丝》……(凯文)

  

关闭
版权所有:昌乐县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宝通街与大沂路交叉口东南昌乐县武装部院内 电话0536-6221691 邮编:262400